钢筋刺猬小杨

大学生活警告1

好好鬼混,别谈恋爱。

硬核之王的危机 大结局

性感法老在线干闪火小可爱!

评论收!

硬核之王的危机 (法老✖️王以太)

ooc相当严重…有点架空。我会把闪火写的傻白甜一些😃 设定两位单身吧嘻嘻

第九章
闪火说完喜欢才意识到自己告白了?就这样,告白了…见法老不回应,他有些慌张的解释“我…我只是想告诉你,我喜欢你,我,我也不会缠着你… 你知道我喜欢你就够了…真的。哥,你放心我明天就搬走,回成都… 你,你别担心,我…我知道我不该说这些话…可是我……我… ”
闪火话说的颠三倒四,他懊恼的抓了一下头发,站在太仓路上快要哭了出来,法老一直沉默,王以太觉得自己完了,把心一横转头想走,却被法老拉住了左手…
“你是不应该说这些话。”法老声音冰冷,像一桶冰块,把王以太从头到脚淋了个遍,他想抽回手离开,越快越好,收拾行李回成都。
法老用力扶住闪火的肩,把他转过来跟自己对视“对不起,” 闪火巴不得自己聋了“告白这种事,应该是由我来。”闪火觉得剧情开始变了…他眼里的悲伤一点点消散,开始染上了欣喜的神情“你,什么意思啊?” 法老清了清嗓子“王以太,我喜欢你。做我男朋友吧。”
闪火像塔一样杵在原地,过了好久才说出来一句“我们,在一起了吗?” 法老觉得闪火太可爱了“嗯,对啊。我的小男朋友~” 闪火想起来了什么“可你没亲我啊…”法老没听清闪火的话,拉着他的手准备走,忽然,闪火冲到法老面前,凑到他唇边想吻他。可…法老却别过头去,闪火简直要委屈死了,这是索吻失败?“我想亲你啊…”闪火小声说。法老抬手揉闪火的头发“这件事,也应该让我来做啊~”
说完法老便吻上了闪火的小嘴,他喝了梅子酒,下唇还有甜味残留,法老细细勾勒着他的唇,舌头滑入口腔,闪火的腰僵了一下,随后开始仰头回吻法老,rapper的接吻时间可能都比普通人长一些吧~
有些人一恋爱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,这话说的就是法老和王以太。自从小杰特回深圳后,法老天天在王以太家泡着,一起看电影一起写歌一起吃鸡一起做饭。
法老炒菜的时候,闪火总是从背后搂住他;闪火弹钢琴的时候,法老在旁边捏他脸;法老会弹吉他,就是唱的不好,每次都是他伴奏,闪火唱;闪火喜欢吃辣,法老陪他吃了五天成都口味,拉肚子拉了7天……
那天晚上吃完饭,闪火抱着法老瘫在沙发上,电影放的春光乍泄,闪火跟着何宝荣说出那句:不如我们从头来过… 王以太看的有些难受,眼泛泪花,搂法老搂的更紧了一些“抱着我。” 法老觉得小孩幼稚“抱着呢。”
闪火开始深深浅浅的吻法老的脖颈,含住耳垂,法老呼吸开始沉重“孙权。”闪火用指腹摩擦法老的喉结“我们,做吧。”闪火手伸进了法老的黑色t恤,摸着他的腹肌,法老咽了一口唾沫,按住了小孩点火的手“我…今天晚上要写旋律,今天…先不了吧…”
法老道了晚安就匆匆离开了…… 王以太一个人愣在沙发上,过了半晌才发现自己在哭,他随意抹了一把脸,可眼泪止不太住了,闪火开始思考法老是不是真的喜欢自己。他知道法老不善于表达,法老不想跟他亲近一定是有原因的…
法老回到家后觉得应该和闪火道个歉,但是左思右想,也不知道这个话该怎么说。法老谈恋爱时,不愿意太早和对方有肉体交流,他觉得,一旦两个人有了肉体交流,感情就会慢慢变化。
尤其是和王以太交往,他太喜欢这个小孩了,含着怕化了,捧着怕碎了,他那么宝贝王以太,当然不能随便就把他……
他忽然哼起了那个歌“我劝你早点归去,你说你不想归去,只叫我抱着你……让风继续吹,不忍远离,心里极渴望,希望留下伴着你……”

硬核之王的危机 (法老✖️王以太)

ooc相当严重…有点架空。我会把闪火写的傻白甜一些😃 设定两位单身吧嘻嘻

第八章
闪火和法老保持着每晚一通电话的问候,互相讲述着一天里发生的事,闪火写了新旋律,他一定会第一个唱给法老听,像讨糖果吃的小孩子,问他怎么样怎么样~ 法老很喜欢闪火的声音,有点低,有点哑,有些人听着并不是那么好听,可手机听筒传来的音波足矣让法老为之心动……
法老忽然想到个事~“唉对,我跟你讲~我今天在秀洲路上,碰见一个小孩,在婴儿车里,一直冲我笑,我真是第一次觉得小孩子可爱~” 法老声音听起来是真的很开心。可闪火有些失落了“你…特别喜欢小孩子吗?”他紧张的问出来这个问题,闪火有些害怕听到答案。“还挺喜欢。” 闪火闭上眼睛躺在了地毯上“那你以后肯定想要个小孩吧……” 闪火不会掩饰情绪,法老觉得听筒后面的小孩不太对劲儿“闪火你…” “哥我困了,明天还有演出,我睡了。” “哦~好,晚安。” 闪火连晚安都没力气说,盯着茶几不知道想着什么,他连说喜欢的勇气都没有,法老以后是要结婚的,是要有小孩的,自己的喜欢简直一文不值,甚至有些可笑……
“滴—滴— 陆政廷:……”小杰特的消息?闪火解开手机,和小杰特的对话框一条接着一条。“闪火哥,法老说你有点不开心?他是不是跟你说他妈妈催婚的事了?他怎么啥都说啊~ 哥哥你要不要我去陪陪你~你一句话!我就到门口!你相信法老,相亲这种事他肯定不能去,哥你咋样了啊?”
闪火感觉耳朵嗡嗡的有千万只蜜蜂,胸口有些麻。催婚?相亲?法老赶不回来看自己演出,是因为要相亲?闪火缩起来身体,脸埋在膝盖处,他有点想掉眼泪,但他的性格又告诉他:不能哭,有什么好哭的?以后会有更好的人,喜欢自己的更好的人……
闪火演出表现的很不好,连最拿手的目不转睛,都卡了两句。结束后大家都去问他,出了什么事,小孩笑着应付所有人,说没有事是自己状态没跟上。闪火想喝酒最好喝醉,耗走了所有人,才坐到吧台……
火车有些晚点,法老打车飞奔到小孩的演出场地,甚至急的差点忘拿行李。推着小箱子到门口,发现观众已经走的差不多了,小孩可能和他兄弟们吃饭去了。
法老离开酒吧没走出去一百米,手机就来了陌生号码来电“喂?” “您好,孙权是吗?” “我是,您是?” “哦~有个姓王的男的,在我们梨花酒吧喝多了,他手机页面显示着你的电话……” 没等老板叨叨完,法老就冲回了酒吧,一眼看见了趴在吧台上的小孩。
法老扶了一把小孩“闪火,你最好清醒点啊,别摔着。” 闪火半醉半醒出了酒吧,风一吹,酒也醒了大半。“你怎么回来了?”闪火眼框有点红,“特意回来接醉汉~” 闪火软绵绵的打掉法老搂着自己腰的手“你不是相亲去了吗?”
法老突然懵逼,妈妈给自己安排的相亲他推了啊。法老想解释,小孩却伸出食指,抵住了法老的唇,他觉得自己吻着一块冰,凉凉的。闪火低着头,一直在深呼吸,眼泪挂在睫毛上“孙权,”太仓路突然安静下来了,这是闪火第一次叫法老的名字,闪火嘴张张合合没说出一句话,法老握了下小孩的手“闪火,回家再说好吗?”小孩拼命摇头,右手磨着电子烟,闪火抬头盯着法老的眼睛,特别认真的看着这个男人,像是最后一次看他那样“我……我…我他妈喜欢你!真的,真的喜欢…你。”
孙权很多年以后,想起那一幕,他说:自己当时觉得整个上海都安静了,耳边只有那句:我他妈喜欢你。

硬核之王的危机 (法老✖️王以太)

ooc相当严重…有点架空。我会把闪火写的傻白甜一些😃 设定两位单身吧嘻嘻。
这两天一直在外面玩,没及时更文…呜呜呜~

第七章
法老要回嘉兴几天,家里人叫他回去的,说是自从干爷爷有些老年痴呆后,总是念他名字,就想着把孙权叫回来,老人家也是看一眼少一眼了。
票买的匆忙,当天晚上的火车,法老想跟闪火说一声,鼓起勇气敲了敲门,却无人应答。临出门前嘱咐了小杰特在家别作妖;少叫外卖;出门记得带钥匙锁门… 如果王以太有事找你帮忙,一定…一定好好帮着点。“最后一句才是重点吧?!重色轻友!”小杰特阴阳怪气道。
上火车后,法老给闪火发了微信,说自己要回嘉兴几天,不过很快就回来。法老对闪火的喜欢明显了许多,那晚在地铁上的对话像是催化剂,让两个人的关系越来越向着暧昧靠近。闪火的回复也令法老有些想入非非“嗯,我晓得啦,等你回家哈~”法老在火车上笑出了声,小孩说,等你,回家。法老以前从不觉得世界是阳光普照,可自从遇见王以太,他觉得阴雨天都开始好看了。
自从法老回到嘉兴后,小杰特就一直想找王以太聊聊,顺便试探闪火的想法。
就在这个月黑风高的夜晚,小杰特拿着炸鸡拼盘去找闪火“嫂子”了~ “哎,你好,有事吗?”闪火显然是惊讶又带了一丝紧张。小杰特眯着眼睛“我买了点好吃的~寻思来找你玩玩~” 小杰特都这么说了,闪火当然要拿出来做哥哥的样子喽~ 小杰特打开炸鸡袋子“啊~好香~哥哥有酒吗?”闪火恩了一声,这胖胖的男生还真不拿自己当外人。
闪火单纯的以为小杰特是来找自己吃饭的,万万没想到他坐下第一句话就是“法老还真挺喜欢你的哈~” 这下王以太懵逼了,喜欢?“我们是朋友…就好兄弟…” 小杰特笑了笑,刚想回话,闪火的手机就响起了微信电话的声音。
小杰特伸头看了一眼“哎~法老给你打视频,接啊!” 法老吃完晚饭,忽然想看看小孩圆圆的小胖脸,酝酿了快一个小时,才打出去这个电话,还挑了个灯光好的地方,还把房间规整了,法老觉得自己现在特像那种偷偷谈恋爱的青涩高中生,越等越紧张。没人接“难道不在家?”
小杰特扔下鸡翅,一把夺过闪火的手机“我给你接!” 法老一脸溺死人的宠溺,结果镜头里居然是小杰特的大脸??“嗨哥!我在闪火哥家吃饭呢!” 法老吓的把手机按在床上,自己稳定了几秒。“哥你怎么黑了!闪火哥,手机给你,你们聊~”
法老重新拿起手机,哦好是闪火本人了。“小…小杰特买了吃的,来找我一起吃晚饭…” “哦~ 他饭量大你别介意。” “嗯……干爷爷怎么样啊?” “身体还挺硬朗,就是有点认不清人,记不住事。” 小杰特在一旁时不时插上几句话,气氛到似三个人在一起吃饭~
挂断电话后,两个人吃的也差不多了,小杰特一边喝着酒,一边偷瞄闪火“我哥很少对人这么上心的~” “我也很少…”闪火嘟囔。“那你觉得你和我哥~”没等小杰特说完“额~小杰特,哥年纪大了要早睡觉,你也早休息,还长身体哈~” 说着话的功夫,小杰特就被领到了门口……我们的伪红娘回家躺在床上痛心疾首“我还啥都没问出来呢!”
“喂,哥你还没睡啊” 小杰特走了没多久法老就来了电话。“我,听说你过几天在上海有演出,可能我赶不回去了。” “没事的~以后还有的是机会~” 法老声音有些低落“我上次答应你,不会错过你每次现场的……抱歉啊~” “真的没事哥~” “那你好好唱。” “嗯。内个,我,我想你早点回来,晚安!” 闪火迅速挂断了电话,法老仿佛能看见小孩说完这句话后,害羞的样子。
闪火觉得自己真的像一个小媳妇……
法老觉得自己真的像一个妻奴……
小杰特觉得这俩还没确认心意在这瞎想啥呢……

硬核之王的危机 (法老✖️王以太)

ooc相当严重…有点架空。我会把闪火写的傻白甜一些😃 设定两位单身吧嘻嘻

第六章
法老录了几段视频,视频里是闪火蹦蹦跳跳的活泼样子。“看这么入迷!”法老吓了一跳,惹得闪火哈哈大笑。法老弹了下他额头“走吧~”
话说,一般演出完,大家不会聚一聚吗…法老这样想着,也这样问了出来。“你们晚上演出完了,不一起聚一下?”王以太正仔细钻研地铁的站名,听到法老问他后,应付了一句“会啊~” “那你怎么没去啊?” 闪火结结巴巴地说“我…有点累了…就,就想先回家了。”
其实闪火想说,比起和朋友们聚餐吃夜宵,他更想和法老坐着最后一班地铁回家……当然闪火没说这句话,第一这话太过肉麻,想想都能让自己耳朵发热;第二,如果法老知道自己的这种想法,可能会再也不理自己了。
法老看着旁边的小孩,脸色阴一阵,阳一阵,便想着说些有趣的话逗他玩一玩“我听见两个女生说,你今天演出兴奋的反常,可能你女朋友来了~” 闪火一脸懵逼“没啊~我是因为你来了很开心!” 法老觉得有些问题,再问下去就有答案了“我…我去了有什么可开心的?” “我就是很开心你来了啊~ 我…我喜欢你来看我演出…”
闪火声音有些着急,像在强调着什么,后面又渐渐弱了下去,不敢看法老,低下头摆弄着电子烟,指甲轻敲金属壳,发出秒针转动似的声响。
法老有意说明自己的想法,但是不是现在,可他又不想让小孩失望“我以后只要有时间,就一定去看你现场。” 闪火抿嘴笑着“辣一言为定哈~” 小孩在放松的时候,乡音尤其明显。
闪火跟法老道了晚安后就要进家门了,可法老却找不到钥匙了,他和小杰特说好,钥匙在鞋柜里留一把… 闪火转了半圈门锁“没有钥匙吗?” 法老有些着急的拍着门“陆政廷!” “他不在家?”闪火说着话走到了法老身边 “电话也不接,可能真的出去蹦迪了…” 闪火大手一挥“没事~你今天晚上先住我这~”
没等法老说话,闪火就把他推进了自家客厅。“我是双人床,能睡开两个人的! 毛巾我给你拿新的,你要什么颜色? 牙刷也有新的,你等哈~ 被子在大衣柜顶上,你盖厚的还是薄的…… ” “不用不用~”法老一把按住了正在忙活的小孩“随便给我个能盖的就行,我睡客厅沙发就可以。”
王以太本人是相当拒绝的“这不行!本来这入秋天气就凉了…” 法老觉得自己今天的状态,真的不能和小孩同床共枕,万一自己说了什么话…或者睡觉不老实…这个事法老不敢深入分析了“没关系的。”
闪火情绪明显低落了些“你要是不习惯和别人一起睡,那我去沙发上,你在…” “不不不!我去卧室睡!”法老真是觉得自己得了——无法拒绝王闪火综合症。
两个人盖棉被纯聊天,你一句我一句,已经快凌晨两点了… 法老旁边的呼吸声明显,小孩睡着了。他翻身想关掉台灯,身边的人却隐隐嘟囔着“孙权…”法老停了关灯的动作,俯身靠近想要听得更清楚。
“你要…一…直来看我…演出…” 法老眼神宠溺扫着小孩的五官,抬手轻轻摸了一下闪火头发“好。”
早上醒来的时候,法老还是提心吊胆,生怕出现电视剧的情节,早上一起床自己把王以太搂怀里了…还好没有!谢天谢地!
“你醒啦~ 我煮了鸡蛋,还有豆浆,你凑合吃一哈~” 法老真想一直住王以太家,他听说,早上醒来的第一眼就能看到喜欢的人的感觉很好,可他没想到这么好~
吃完早饭后,法老决定去看一下自己的好homie小杰特回家了没。如果还没回家的话…他就真的要报警寻找蹦迪彻夜未归的未成年人了~
门把上有张便利贴,上面是小杰特的狗爬字:钥匙地毯下。法老推门后,就是小杰特笑的春风得意瘫在沙发上“兄弟!你是时候报答我了!” 此时的法老已经黑人问号了… 小杰特持续邀功“要不是我昨天佯装不在家!你能跟人闪火睡一张床吗!你们昨天咋样~别辜负了我良苦用心~你想怎么报答我啊~”
法老挤出一个“灿烂”的微笑“报答?我暴打你!还报答你呢!陆政廷你过来!”

彩蛋:
小杰特被法老锁死在地板上……
法老“你以后少来这种烂主意”
小杰特“我怎么烂主意了!你追人不需要僚机啊!”
法老“我没说要追闪火啊!要追也不用你出主意!”
小杰特“为啥啊!我觉得我主意都很好”
法老“因为…”因为我怕你吓着小孩,人家脸皮薄,你以为都跟你一样…(当然法老没说这句)
小杰特“你快说啊”
法老“你说因为啥”
小杰特“我说啊……我说……因为,因为你是独行侠?唉唉!别掰胳膊!啊!”
小杰特,卒~

硬核之王的危机 (法老✖️王以太)

ooc相当严重…有点架空。我会把闪火写的傻白甜一些😃 设定两位单身吧嘻嘻
今天活死人发了2018Cypher!!

第五章
“你吃早饭不?”法老照着小杰特的屁股来了一脚,半梦半醒的人悠悠来了一句“嗯~吃~” 法老翻了个白眼,在心里第一百次骂了小杰特是个懒蛋。
穿鞋时隐隐听到隔壁的门响了,法老透过猫眼……王以太!他草草换上球鞋,故作淡定的出了门,正好迎上了等电梯的闪火。王以太戴着银色边框的大眼镜,冲法老笑了一下,眼睛弯弯的,法老觉得自己有些移不开眼神了“这么巧!”
法老回了下神“哦~去买早饭。” “一起吧,我也去吃早饭。” “好。”如果八贼看到法老现在的表情,肯定要骂他痴汉了。
走去早餐铺是5分钟的路程,法老给闪火介绍着上海的美食,又听着闪火怀念成都的火锅……他忽然想给《如果死亡将要来临》
加一句歌词:和闪火一起走在上海清晨的街道,在有阳光的时候抱住他。
在某人的疯狂安利下,闪火要了一碗咸豆浆,法老吃饭时不喜欢讲话,但是他感觉对面的闪火在用余光看他,他一抬头,小孩就匆忙低下头,仿佛要和咸豆浆融为一体。
法老觉得好笑,便问他“你有事?” “嗯……” “说吧~” 闪火深吸了一口气“哥,我们今天晚上有一个演出,我会上台,我…想请你来看。”
法老有些犹豫,要是被人看到他去CDC的场子…… 可是他看闪火期待的眼神,实在没办法拒绝他“行,到时候你带我进去哈。” 王以太听法老答应了,才开始认真吃饭,嘴角眉梢都是笑意。
上海连续多日阴雨绵绵,可法老一想到晚上去看王以太演出,便觉得天气都好了。“是不是早饭来了!”客厅传来小杰特的哀嚎,在玄关的法老愣住了,完蛋,他忘记给小杰特打包了!小杰特看着两手空空的男人,觉得自己的火气要顶了天灵盖了“你不是说打包吗!你是不是自己吃了高档早茶不给我带!” “我和闪火一起吃的,一聊天就忘了。” 小杰特觉得自己天灵盖已经不保了“孙权!!你个重色轻友的人!!” 小杰特一边说着话,一边甩了个靠垫到法老怀中。法老也觉得有些对不住小杰特“我给你煎鸡蛋哈,你等等~” “煎你个活死人脑袋!”
在小杰特的狼哭鬼嚎中,法老给他下了一个方便面外加一个荷包蛋一根香肠。“我晚上不在家啊” 小杰特吃面的声音吸溜吸溜的“啊,你和闪火约上了?注意身体哈~”法老真想揍扁他这傻逼脑袋“他请我去看他的演出,今天晚上。” “啥?”小杰特觉得自己有些耳背“你,去看CDC的演出?这被人看见了可是嘻哈圈头条啊~” 法老带着耳机也没听到小杰特讲啥,耳机里响的是王以太的《打个总结》
法老到了酒吧门口,发现人还挺多,给闪火发了个消息,倚在墙上刷手机。“这么准时!” 闪火圆圆的脸出现在身边。 “现在进?” “走~”
闪火把法老安排在舞台右侧,法老压了压黑色帽沿,衣服领子也往上拉了拉。
“Hey!Everbody!Put your hards!OK 一起打个总结!” 法老不禁跟着晃了起来,小孩很ok啊~ “现在你晓得我叫王闪火,重要的事情我从来都不耽搁……” “请你来fly with me with me~”唱到这句时,闪火摇着肩,指着法老的方向,法老立刻举起手跟着flow打着节拍,闪火更兴奋了,就差玩人体冲浪了。法老旁边的粉丝议论着“闪火今天这么兴奋!是不是女朋友来了!” 法老脸有些热,心里又暗暗欣喜。
闪火唱完后,法老就出了酒吧,给小孩发了微信说在最近的地铁站等他……

硬核之王的危机 (法老✖️王以太)

ooc相当严重…有点架空。我会把闪火写的傻白甜一些😃 设定两位单身吧嘻嘻

第四章
小杰特晚上约了朋友打桌球,风风火火的跑走了,留下法老一个人感慨儿大不中留。
坐在电脑前,法老又想起了小杰特说的话“你是气我,还是气你自己?” 法老是有些生自己的气,气自己没关好门,没把兴风作浪的小杰拿走…… 他鬼使神差的推开门,走到了闪火家门口,在敲门后,法老也不知道自己要说什么,他只是想看到闪火的脸能心安一些。
“吱—— 你怎么来了?”闪火显然有些惊讶“我来看看你。” 说完这句法老就后悔了,这是什么台词。闪火倒了杯柠檬水,大拇指轻轻磨这杯沿,低头嘟囔“我没什么好看的。” 法老摸了下后脑勺“那个,小杰特这人就这样,比较闹腾,你要是跟他熟了,他也跟你这么闹”
闪火有些想笑,这是在跟他解释吗。闪火鼓着包子脸,语气静静的“哦,没事~” “你是不是生气了?”闪火听到这句话后紧紧的握着杯子,这是什么鬼问题… “没有~哥你想多了”闪火怕法老再呆几分钟,自己就会讲出什么奇怪的话。
王以太疲惫极了,摊在沙发上,望着天花板,他承认自己有些喜欢法老,可是暂时分不清是朋友的那种,还是恋人的那样。
法老还没等静下心来想,小杰特就唱着歌进门了“桌球棋牌everday~桌球棋牌everday~” 小杰特见法老还是一脸苦闷,觉得有趣极了。
“你去找他了?”小杰特一脸八卦的样子,让人想揍他 “嗯”
“你是不是喜欢那个王以太?” 法老瞪了他一眼。小杰特看着法老一脸嫌弃“你想想,如果今天进门的是八贼,你会不会…”
没等小杰特问完,法老就做了打住的手势“能不拿八贼比吗?”
小杰特在心里默默给八老师点上蜡烛“那你想想,如果是福克斯呢?你会跑去解释吗?” 法老对小杰特的举例极度不满“他们都是兄弟,我解释啥”
“王以太不是兄弟?不是朋友?”小杰特把法老问住了,他拍了拍法老的肩膀“哥~好好想想吧~”
法老觉得小杰特有时真的不像01年的孩子,倒像个饱经风霜的大叔。
法老玩嘻哈这么多年,有喜欢自己的,有自己喜欢的,有帅的,有漂亮的,可没人像王以太那样,给自己的感觉是温暖的。对,他喜欢王以太,就是因为喜欢,他才怕王以太误会他和小杰特的关系,怕王以太生气。
法老有些自嘲的笑了笑,他到底还是栽在了这个小孩手里。外滩放礼花了,法老第一次觉得礼花这么好看。

我到底要不要让法老漫漫追妻路呢…

硬核之王的危机 (法老✖️王以太)

ooc相当严重…有点架空。我会把闪火写的傻白甜一些😃 设定两位单身吧嘻嘻

第三章
早上8点,还在和周公约会的法老被电话铃声吵的想骂人,伸着懒腰划开接听,听筒里是低沉的男声“你家几楼来着!我给你发消息你也不回!我差点死在上海你知道……” 法老强行睁开眼看了来电显示,小杰特,Lil Jet这个杀千刀的!“我他妈刚起床!八楼!上来敲门!”法老现在除了想砍死Lil Jet,就没啥想法了。
“法老!人呢!开门!”Lil Jet的声音大到在走廊里转了几个弯。 法老不紧不慢的穿上拖鞋,心想这小杰特就不能跟人家闪火学学,人家每次敲门都那么有礼貌…… 我怎么,又想到王以太了?
小杰特和他的三十寸行李箱,就这样出现在法老家门口,Lil Jet把箱子往里一推,随手一带门,便向法老扑过去“我可算找到哥了!”
法老一脸生无可恋,Lil Jet怕是忘记了他们上个月天天一起演出,看对方都看够了。小杰特把法老按在沙发蹂躏,法老也不反抗,毕竟自己把小杰特当亲弟弟那样,只是大喊着“陆政廷你他妈这么沉!别压我!”
Lil Jet忽然停止对法老的蹂躏,盯着门口一脸懵逼。法老顺着Lil Jet的目光回头望去,心里突然有一个声音说“别是他。” 天不遂人愿,门口的人安静的像稻草人,王以太微低着头,让人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。法老觉得上海的盛夏又排山倒海而来,南方特有的潮热漫上心头,他心里顿时升起一股无名火“快他妈闪开!”嗯,小杰特被攻击了。
法老走到王以太面前,我该说什么?你怎么来了?有什么事吗?啊艹!Lil Jet不知道两个人沉默着干嘛,想着自己要打破这尴尬的气氛。
他张了张嘴,向闪火发出疑问“你是?” 闪火把视线从自己的脚尖移到了法老的手指尖,回应道“说唱会馆,王以太。” Lil Jet点了点头,准备热情开始自己的自我介绍“我是活死人的Lil Jet陆政…”“我还有事先回去了。”闪火抬头看着法老,眼神清澈似水,捕捉不到情绪。
王以太回到家中,脑海中不断重复Lil Jet和法老打闹的片段,自己和法老认识了小三个月,大笑时拍对方肩膀的是自己;感动时拥抱对方的是自己……自己已经把他当成了很好的homie,但是在法老心里,自己可能就是一个萍水相逢的朋友。王以太不想了,他想的自己脑壳痛,心脏麻酥酥的,他害怕一会自己真的想通了什么,没人打120给他送医院。
“你是不是跟那个王以太有过节啊?”Lil Jet不得不问了,这一下午,法老阴着脸散发着低气压,都快把公寓变青藏高原了。“没有。” Lil Jet誓不罢休,刨根问底“王以太走了以后,这一下午,你脸色就没好过~”
法老让小杰特逼逼的耳膜疼“我是气你!闹闹闹,闹出事了吧!”
闹?出事?Lil Jet好像突然明白了什么,他不确定自己明白的对不对,但是也大差不差了“大哥,你仔细想想,你是气我,还是气你自己啊?” 小杰特问完后嘿嘿笑了一下,就去组队吃鸡了。
剩下法老一个人笼罩在“青藏高原”的稀薄空气里,外滩的喧闹让他更加烦躁,有些事情真的不能细想,但是有些人,一定要细想了。

硬核之王的危机 (法老✖️王以太)

ooc相当严重…有点架空。我会把闪火写的傻白甜一些😃 设定两位单身吧嘻嘻。 不知道闪火的真实年龄唉

第二章
那次深夜酒局后,法老和闪火的关系,莫名的近了许多。种种体现皆为,闪火那轻巧活泼的敲门声。
“八分两个… 十六分十六…”法老正带着耳机,测BPM,此时门外的闪火嘟囔着“不会不在家吧…” 过了十几分钟法老摘下耳机活动了一下脖子,听到了沉重的敲门声“谁啊?”
“…我…王以太。”法老开门后,见闪火一脸委屈,手里还拿着个蛋糕“我等了好久,还以为你不在家呢”奶气十足的成都话还夹杂着丝丝责怪。
法老连忙让他进了屋,说道“你给我打电话啊,我刚才戴着耳机做歌,没听到。” 闪火吞吐了几下讲到“我…没有你电话…也没微信…” 法老突然心里很不是滋味,小孩在自己门口站了这么久,也没自己电话,是自己这个哥哥做的不好。
“手机给我。” 闪火解锁后递给他。“我的电话给你存上了。”闪火看着手机笑了笑,偷偷把备注改成了“孙权” 又点亮了电话后面的小星星。
法老看小孩一直盯着手机弯着嘴角,心想闪火是不是认识了什么漂亮小姑娘,便打趣“认识漂亮小姑娘了?一直盯着手机笑~” 这一说居然把闪火说脸红了,他马上把手机关上还嘴说“才没有~我最近就只认识了你…” 当然,后半句法老没听清。
“这蛋糕?你过生日?” 闪火终于想起来了自己来的目的“对,我今天阴历生日~这蛋糕我自己也吃不上,就拿过来跟你一块吃勒~” 法老真的觉得,认识了王以太后,生活都变得温暖了,感觉像是有只小仓鼠在身边跑来跑去。
两个人坐在地毯上,喝着酒,法老炒了两个下酒菜。闪火没想到法老梗这么多,把自己逗的哈哈大笑。两个人从家人,聊到感情,聊到音乐… “哥,说实话,我真怕自己走不起来,我其实也想自己独当一面,但是就是怕自己怎么努力,还是做不到。”法老放下酒,很认真的看着小孩“你只要像现在这样努力,肯定会走起来,会出人头地,王以太,我觉得你现在就能独当一面了。”
闪火呆呆的看着法老,他是第一个这样鼓励自己的人,他…这么相信自己…
突然,法老感觉一个软软的东西,跌进自己怀里,闪火轻轻的抱着法老“谢谢孙权哥,谢谢。” 王以太真的像一只小仓鼠,身上没什么肌肉,不像法老这种打拳的糙汉。
等闪火放开自己,法老才感受到自己心跳加速,脸也热热的,幸亏灯不算亮看不太出来。反而闪火跟没事人一样,仿佛常常这样拥抱别人。法老一想到,这个小孩子可能经常抱着别人喊哥哥,认真的看着另一个人,他就胸闷。
就这样,法老陪闪火度过了他二十三岁生日。闪火临走的时候,还邀请了法老来自己家吃地道的成都菜。
法老静静地坐在沙发上,回忆王以太抱住自己时的温度,他不知道自己怎么了,一想到王以太,就飘飘的凉凉的,仿佛上海的盛夏已过,刮起了风。